一名自称该院主人的妇女表示,彩钢板房短期租给一东北口音男子,并不知道对方姓名,也没签订合同。

“总算要IPO了,熬了好多年了。”在谈到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京沪高铁”)正式冲击IPO时,一名参与京沪高铁投资的保险资管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。